凤凰独家丨这种常见止痛药,正让美国人面临死

2019-05-28 作者:科学研究   |   浏览(196)

从此前关于美国人死于过量使用芬太尼相关药物过量的报道中可以看出,白人受到的打击最大。但是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3月21日发布的新数据显示,非裔美国人和拉美裔人受到此类药物的伤害也非常大。

此账号为大风号风铃计划加盟成员,文章为凤凰网独家版权所有。

图片 1

加州毒品大案:十个人死于芬太尼?

许多非西班牙裔白人因服用合成阿片类药物芬太尼而死亡。而非洲裔美国人和拉美裔人服用此类药物死亡率从2011年到2016年增长更快。美国的白人的年平均增长率为61%,而黑人的年增长率为140.6%,西班牙人的年增长率为118.3%。没有其他种族群体的可靠数据。

2019年1月13日,星期六,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奇科,一个山脚下典型的美国小镇,那里没有高过三层的房子,基本每家都是平层,前院草坪,两三间卧室,车库连在一起。

总体而言,2011年和2012年美国人服用芬太尼相关死亡人数徘徊在1600人以上。2013年开始急剧增长,2016年死亡人数达到18335人。从2011年每10万人死亡0.5人上升到2016年每10万人死亡5.9人。

早上9点,报警电话突然想了起来,警局值班队长Curtis Prosise听完电话,皱了皱眉头。这地方去年他出警10次,9次因为夜晚开派对太吵邻居投诉,1次因为家庭暴力。这周末大早晨的,大多数人还没起床,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图片 2

9点零8分,Prosise带着两辆警车到了现场。他们首先在屋前的草地上发现了一个人,呼吸已停止,但身上并没有伤痕。进到屋内,车库里有4个人,神智不清地倒在沙发和茶几上,其它房间有6个丧失反应的人,浴室里还有一个,显然洗澡洗到一半晕死过去了。屋里到处都是酒瓶、烟头还有散落一地的药瓶,上面写着:芬太尼。

在这项研究的头三年里,男性和女性因芬太尼相关的过量用药而死亡,死亡率相似,约为0.5/100000。2013年,开始有所不同,到2016年,男性死亡率为8.6/100000;女性死亡率为3.1/100000。在美国东海岸,包括新英格兰和大西洋中部地区,以及五大湖地区,过量用药的死亡率上升飞快。

“呼叫支援!呼叫支援!”Prosise迅速明白了发生了什么,“把所有的药剂师和救护车都派过来!所有的!”

图片 3

现场警察开始给受害者做心肺复苏,然后拿出naloxone,一种专门针对芬太尼过量受害者的解毒剂。这种解毒剂去年才配发到警察手中,一般来说,1毫克芬太尼中毒的人,使用1到2支naloxone就可以及时唤醒,而这一次,警察们把随身携带的4盒24支全部用完了,依然有9个人毫无反应。

芬太尼是劲最大的阿片类药物之一,几十年来一直存在,至今仍被用于止痛。但它现在在美国已成为一种街头毒品,制造成本低,而且常与其他药物混合使用。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报告,2013年芬太尼是第九名与过量死亡有关的最常见药物,但到了2016年,芬太尼成为第一名与过量死亡有关的最常见药物。只要服用一点点就能造成很大的伤害,这种药物可以通过给人体内的几个系统同时施加压力来迅速杀死一个人。

救护车来了,镇子里所有的5辆。他们装上5个人,拉响警笛,直奔最近的医疗中心,车程10分钟,Prosise这边通知医院,把库存所有的naloxone都准备好。这5个人救活了,但是救护车来拉另外4人时,其中一个已经死亡。他是34岁的本地人Aris Turner,一个音乐人,四个孩子的父亲。

感谢阅读,请关注企鹅号“扫盲小分队”,为您天天呈送有趣的人文、科学资讯与知识!&财商高的同学会看出不一样的价值哟!

“我从没看到过这样的场景,”Prosise告诉媒体,“我们遇到过一两个,最多三个芬太尼过量的案件,但是这种规模却前所未见!”

图片 4

这一案件顿时震惊加州,因为虽然这里的人们隐约听说过芬太尼过量致死的新闻,但那大部分发生在美国最不发达的中西部地区或者95号洲际公路周边——这条从佛罗里达直到缅因的高速路旁有“美国海洛因之都”巴尔的摩。资料显示,2016年,加州芬太尼过量致死的比率是十万分之4.9,远低于美国平均水平十万分11.3,这一比例最高的是美国最穷的州西弗吉尼亚,而后是新罕布什尔和俄亥俄。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民主党初选时在新罕布什尔有一场辩论,谈到毒品问题,希拉里很镇定的告诉人们,她“的确关注到当地毒品过量致死问题,主要是海洛因”,可是数字显示,2015年新罕布什尔死于海洛因的是50人,而死于芬太尼的是219人。

在巴尔的摩,当地大约有2.5万吸海洛因的瘾君子,芬太尼却早已成为吸毒过量的头号杀手,2014年死于芬太尼的是214人,2016年就已经达到1100人。差不多就是从2014年开始,巴尔的摩街头大量出现混合着芬太尼的海洛因或者冒充为海洛因的芬太尼,毒贩甚至先让吸毒者免费试用这种威力是海洛因50倍的新毒品。54岁的Phaedra Ward是其中之一,第一次她就注射过量,用了整整4份标准剂量的naloxone才被救过来。此后,人们频繁见到,倒在超市中、公共汽车上、客厅里的芬太尼尸体,他们甚至前一秒钟还非常正常。

根据2018年11月联邦机构的最新数据,2017年,美国共有70237人因毒品过量死亡,其中28466例与芬太尼及类似药品有关,当年芬太尼相关致死案例同比暴增45%,比2013年时的3000人增长了8倍。

不过,美国真要戒除这种自己作死弄出来的毒药,还得靠美国自己,毕竟中国这份管制名单上的药品已经比美国所列多得多。作为一种“实验室毒品”,芬太尼本身一种阵痛药,但在实验室合成时,将分子式稍作改动,就能新生成一种衍生物,药效和芬太尼一样,甚至更高,成瘾性很强。20世纪90年代中期,芬太尼贴片先被用作安宁缓和医疗药物。接下来的十年,出现芬太尼棒棒糖、溶解片剂和舌下喷剂等形态。目前使用方式包括静脉注射、透皮贴剂、口含片等。介于治疗与祸害之间,这是芬太尼类物质难以得到监管的重要原因,人们总不能把所有止疼片都列入禁品吧。

首先,美国人要反思的大概是对止痛药的使用态度。和中国人传统的隐忍观不同,美国人大多相信医药界持续倡导的理念:“疼痛是一种病,有了疼痛就要止痛”。而在中国,使用成瘾的药物麻痹自己,大多数人对此并不认同,怀有天生的罪恶感。这点相信每个学过晚清历史的中国人都知道,很多国内癌症病人到了晚期都因此顾虑为疼痛所折磨。

美国是世界上使用止痛药最多的国家,三分之一的美国人长期遭受各种慢性疼痛,35%的美国成年人常年使用医生处方的阿片类止痛药,有统计显示,美国人口仅占全球5%,但阿片类药物消耗量却占到全球80%。当一种药物使用很普遍的时候,各种过量服用和滥用就会随之而来,芬太尼于美国,大概有保健品于中国类似的情况。更何况,中国人持保健品属于心理安慰,美国人发现芬太尼有毒品功效,本就对吸食软性毒品不当回事,这下药店甚至邮购就能买到,简直如鱼得水。

以芬太尼为代表的阿片类药物滥用的危机起于上世纪90年代。

芬太尼:药品的背面是毒药?

芬太尼,为阿片受体激动剂,属强效麻醉性镇痛药,药理作用与吗啡类似。它是杨森制药创始人保罗·杨森1960年首次在实验室合成的。杨森的研发团队事实上陆续合成过许多芬太尼家族药物,包括舒芬太尼和阿芬太尼,现在可见的就有20多种。动物实验表明,其镇痛效力约为吗啡的80倍。适用于各种重度疼痛,及外科、妇科等手术后和手术过程中的镇痛;也用于防止或减轻手术后出现的谵妄;还可与麻醉药合用,作为麻醉辅助用药;与氟哌利多配伍制成“安定镇痛剂”,用于大面积换药及进行小手术的镇痛。

图片 5

美国多家制药公司向医学界及患者保证,长期服用处方阿片类止痛药不会造成药物依赖和成瘾,且将这类药物在临床上不断扩大使用范围,包括芬太尼、羟考酮、氢可酮均为常见的阿片类药物。药厂的医药代表们甚至将止痛药的适应症在一些州扩大到“中度疼痛”。

本文由jin2055金沙网站发布于科学研究,转载请注明出处:凤凰独家丨这种常见止痛药,正让美国人面临死

关键词: jin2055金沙网站